代生宝宝公司

[转帖]杭州最有钱的那批人,正在钱塘江边大肆扫

 

文|铁头社长



来源|铁头功社(ID:onehangzhou)



薇娅四套房值3500万!杭州最有钱的那批人,正在钱塘江边大肆扫货!



昨天,有消息说杭州价格3.5万元/平米以上的楼盘暂停了发放预售证,今天杭州住建局很快就回应说没这事。可是在富人们的追捧下,杭州已经出现了单价超15万的公寓。



今年4月,去年赚了20个亿的薇娅首次直播卖房,产品是酒店式公寓。直播中她说自己买了很多公寓,平常也住公寓。



当时,包括社长在内的很多吃瓜群众都表示不相信:



又是套路。在普通人的印象里,产权只有40、50年的公寓只是一个边缘产品,从投资的角度看,它金融杠杆低,交易税费高;从自住的角度看,水电费用高,鱼龙混杂,只是商品房的临时替代品。



但贫穷显然限制了我们的想象。后来社长才知道,薇娅说的公寓不是一两百万的酒店式公寓,而是上千万的“江景豪宅”。



社长获悉,薇娅在杭州奥体板块的嘉润公馆一口气买了四套公寓,她没有找任何代理,而是和开发商直接签约。



按最便宜3万/平米的价格,嘉润公馆总价最低的一套也需要876万,多数房源都是千万起。这样算来,薇娅的四套房子总价至少:



3500万。可以想象一下,四套打通后,薇娅将有一套至少1200平的复式豪宅。距离钱塘江边和奥体博览中心直线距离1公里,可以私家享有江边的城市灯光秀。



实际上,薇娅买的这种江景豪宅,是政策“畸变”后的产物。



2018年4月,杭州出台“限酒令”,规定后续出让的商业用地不可以再修建酒店式公寓等类住宅:



可分割转让的最小面积为300平米。政策制定者认为,这样一来开发商不会再盖酒店式公寓了。毕竟,谁会去买一个300平以上的商业公寓呢?



“限酒令”的强势,依然没有阻挡开发商对于办公楼的恐惧,他们宁愿盖300平的公寓,也不愿意手中握着一堆租不出去的办公楼。



但政策制定者估计不会想到,从今年年初开始,300平以上的商业公寓,竟然受到了杭州富豪们的狂热追捧。newmoney和oldmoney一起,几乎要把钱塘江边的大平层公寓扫荡空了。



那些原本规划为办公楼的高楼大厦,很多都变成了富人们的客厅和卧室。



/1/



几个月前,王思聪带着新女友甜仇去银杏汇公寓看房,被人拍了照片发在网上。



社长获悉,其实在去银杏汇之前,他们先去看了钱江世纪城的江景公寓“观云钱塘城”,项目最小户型308方,总价1800万起。



据说王思聪迟疑了一下,说期房还要等,然后就给女朋友在银杏汇:



租了一套房。相比王思聪,杭州的年轻人们更加财大气粗。一位网红第一次去观云钱塘城看房,就下单了一套3000万的大平层,签合同时,她和销售说:



这钱我几天就赚回来了。观云钱塘城几乎要成为杭州头部网红聚集地,一期开盘非常火爆,要托关系,还要排队才可能买到。



销售统计了下,客户中除了网红,还有很多中年大叔,2000万的公寓买起来眼都不眨,但产证上的名字姹紫嫣红。公寓的优越性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:



不占房票。先富起来的网络红人们最爱的,还有钱江新城的钱塘公馆,最小户型360平方米,现在均价9万每平米:



算下来,每套房子至少要3000万起。微博粉丝824万的网红张林超就住在这里,33岁的张林超本来就家境富有,25岁时自创服装品牌,并在淘宝上一度做到女装品牌前五强。



微博粉丝512万的阿希哥也住在钱塘公馆,她20岁就在淘宝上开网店。有次直播中,她让网友们看了下自己在钱塘公馆530平米的大平层,光是一个简单的介绍就花了12分钟。



因为房间太多,家人之间需要发微信联系。



前些天,一位想要在杭州做MCN机构的香港人买了一套3000万的大平层,他正在物色一整栋楼做网红孵化机构。



你在直播间买的每一只口红,刷出去的每一个火箭,最后都变成了钱塘江边的大平层。



社长统计了一下,杭州市场上热卖的公寓大平层项目还有朝龙汇、京港国际、迪凯金座、万潮星汇等,他们几乎都位于钱江新城和奥体板块的江边,从卧室望出去,就是大金球、莲花碗这样的地标。



新一代的富豪们,根本不在乎房子的性质是公寓还是住宅,不担心未来的交易税费和商用水电,更不会在乎学区。



他们的要求简单直接:



窗外有景,面积够大,装修够豪。



/2/



如果不是买不到合适的住宅,谁会去买产权50年的公寓呢?



社长认识一位杭州连锁品牌的接班人,他家里孩子多,老人要帮忙照顾孩子,小户型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需求。



他甚至借了别人的名额去摇御潮府和杭州壹号院,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,将目光瞄向大平层公寓。



在富人们的追捧下,杭州甚至已经出现了单价超15万的公寓。距离西湖直线距离300米的“逸庐”,价目表里只有两种:



看到西湖的房子15万/平米,看不到西湖的10万/平米。逸庐主力户型在270-350平米,最大的一套686平米顶跃,总价要1.5亿。用这个钱,可以买一套江南里或者三套玫瑰园了。



销售人员告诉社长,一位杭州富豪前段时间刚在这里下手一套350平米的大平层。在逸庐的成交记录里,已经有1亿以上房子的成交。还有人携朋友一起买了一层,一人一户。



钱塘江边的这股扫货之风,救活了不少本来濒死的公寓。



2009年,台湾开发商世华实业有限公司在杭州拿地,打算把台湾的第一豪宅“帝宝”复制到大陆。在台湾,小S、康师傅董事长魏应州、郭台铭都是帝宝的业主,单物业费一个月就有400多万。



这家台湾开发商在台北接待了很多温州人,为此还专设了会说温州方言的接待员。



再后来,他们就索性跑到杭州来了。或许是不太了解大陆的政策,他们拿的那块商业用地,产权是40年。



在奥体核心位置的项目大厦内,极尽奢侈之能事——300万一颗的日本进口黑松、大堂里20万一只的水晶灯、一层两户,却有五部电梯。



这些装修当然最后都要业主来买单:房子普遍400平方米起步,总价1200万起。



开盘后,这个价格吓跑了不少人,虽然萧山科技城的两位大佬总裁都成了业主,销售却一直不温不火。



但从去年开始,销售又活跃起来。而且,买家普遍一买两套,要么一层两套,要么上下两层打通。最近的一套,被浙江一家针织公司董事长买下了。



类似的,还有位于钱江新城的迪凯金座,400方的户型,总价3000多万,一个厨房的装修就上百万。



从迪凯的落地窗望出去,莲花碗、大金球、钱塘江和西湖尽收眼底。



迪凯在2014年就开盘领出了预售证,但当时杭州市场连住宅都很难卖出去。直到去年12月,房管局才最终核发了预售。



透明售房网显示,迪凯金座现在的可售套数只有11套了。



帝宝和迪凯的地块,是在2010年和2007年拿到的,仔细算算,剩余产权不到30年了。



即便这样,依然挡不住富人们扫货的热情。



动辄3000多万的公寓,日后一旦流通,税费都是天文数字。所以,它们几乎没有流通的可能:



这才是真正的房住不炒。



/3/



仔细算算,杭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过顶尖豪宅了。为了控制房价,杭州七月下半月发的预售证,没有一张超过3.5万/平米的。



一位开发商对社长说:



3.5万以上的项目想拿证,最早也要排到8月中下旬了。即便有一些豪宅,也早就变成了套利的工具,无论是丹枫四季还是晓风印月,人们眼馋的都是动辄每平米3、4万的倒挂。富人只是想买大房子,却不知不觉变成了“炒房客”。



上半年,勉强算得上豪宅的两个项目,御潮府的中签率5.62%;杭州壹号院的中签率为6.5%:



在这样的形势下,富人们被憋坏了。有朋友和社长开玩笑:



现在在杭州,刚需和富豪一样,都买不到想要的房子。在“稳房价,保刚需”的政策导向中,杭州人的财富能级和对好房子的渴求,被大大低估和忽视了。



对于豪宅,其实大可不必视之为洪水猛兽。归根结底,这都是大笔大笔税收呀。



杭州人对房地产的真爱,是渗透到骨子里的。



2005年前后那几年,马云每年春节都要在城中四处看房,桃花源、富春山居等豪宅,一个都不会放过,甚至还带着张纪中、李亚鹏和尤勇一起去踩盘。



有一年春节,建筑工人放假,马云为了看楼盘实景,翻墙进了建筑工地。看一天房下来,灰头土脸的。



十几年过后,这位翻墙看房的年轻人对着另一波年轻人说:



未来房价如葱啊。

标签
返回列表